界万:深陷行贿风波_界万

界万:深陷行贿风波

来源:界万

  撰文@子 胥   编辑@李福来   《资本论》第二十四章有这样一段话:“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

界万:深陷行贿风波
界万:深陷行贿风波

  撰文@子 胥

  编辑@李福来

  《资本论》第二十四章有这样一段话:“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①

  在中国,同样也有一句精辟的话:最赚钱的生意都写在了刑法里。

  其实,不管是早年的首富牟其中鼓吹概念,以“罐头换飞机”;还是今天“私募教父”戴志康大玩“金融+地产”资本游戏。

  这些践踏着法律和道德底线的所谓“企业家”们,早已受欲望和资本的驱使,终于异化。

  遗憾的是,这样的人和事在历史上数不胜数,在今天也源源不绝。

  在今年10月9日的上午,界万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总经理曹黎明因个人原因正在配合相关部门协助调查。

  什么个人原因?答案在两天后揭晓开来:

  界万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表示,两天前收到相关部门的《留置通知书》和《立案通知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的有关规定,曹黎明因个人涉嫌行贿被实施留置调查。

  “个人涉嫌行贿”——多么刺眼的几个字呐。

  01

  有趣的信息,往往隐藏在看似不经意的细节当中。

  根据公开报道,界万整个事件的时间线是这样的:

  “公司(界万)于2019年10月8日获悉公司董事、总经理曹黎明先生因个人原因正配合相关部门协助调查。公司即向有关各方进行核实,并根据已获知信息于2019年10月9日早间发布了相关公告。

  界万于2019年10月10日收到深交所问询函。当日晚间,界万回复称,公司董事、总经理曹黎明因个人涉嫌行贿被实施留置调查。”②

  在9号的公告中,界万称:“公司及时、准确、完整地履行了相关信息披露义务”;10日的回复中,界万进一步表示:“此次协助调查事项系对曹黎明个人的调查,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不受影响,经营情况正常。

  “个人原因”一发出来,股民们纷纷坐不住了,在10月9号当天,界万的股价从8号收盘的9.09元跌到8.18元,跌幅达到10.01%。

  极客财经社通过同花顺Ifind查询得知,当日界万的跌幅创2019年新高,股市交易金额更是达到了2.74亿元。换句话说,界万的四字“个人原因”,这波操作让股民损失了上千万元。

  但摆在界万面前的,一直有一个解释不通的问题:为什么深交所10号对界万问询后,界万才公布自己总经理被带走的原因?同时,也从“配合调查”变成了“个人涉嫌行贿被实施留置调查”?

  纸终究包不住火,没有这一张问询函,界万莫非是想要知情不报?亦或是行贿的对象又是个什么大人物?

  02

  据界万公布的简历显示,今年刚满40岁曹具有本科学历,2001年毕业于安徽工业大学经济法专业,具有法律职业资格。

  值得玩味的是,“知法、懂法”的曹黎明从今年4月被聘任为界万总经理到涉嫌行贿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前后不过半年时间,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其实,这也不是界万的高层第一次在行贿上玩弄法律底线。

  在2014年1月27日晚,据江苏界万公司发公告称:公司董事、实际控制人朱兴良因涉嫌行贿,被检察机关批准执行逮捕。而事实上,在13年的10月就陆续有媒体报道,在此三个月前,检察机关就开始对朱兴良执行监视居住。③

  时间稍稍往前推,在当年5月公布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上,朱兴良家族是以189亿元的身家位居江苏首富。

  从新晋的江苏首富,到被检查机关监视居住,再到被执行逮捕。这一前一后的对比,不由得让人感叹。

  首富不好当,这巨大的财富背后,又藏了什么?种种迹象都表明,是权钱交易——朱兴良被调查,与南京前市长季建业落马有关。

  在2015年,原南京市长季建业受贿案宣判,其中起诉书显示,针对季建业的七项指控中,有六项涉及项目开发,设备供应,获得土地使用权、拆迁、建设等。

  检方指控,2003年底至2004年3月,季建业接受界万朱兴良的请托,为该公司承揽扬州迎宾馆1号楼改造工程项目,并为违规施工、催要工程款提供帮助,随后收受朱兴良给予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4万余元。④

  据报道称,季建业与朱兴良交情深厚,二人相识于上世纪80年代末,私交甚好。季建业成为扬州市委书记之后,界万“几乎承包了扬州所有的酒店、医院、商品房的装潢”。界万在扬州的“垄断”,甚至引起扬州本地商人的不满。

  看来,古老的权钱交易,在今天的界万身上,不断演绎着新版本。

  03

  雪上加霜的是,近日有爆料称,界万公司现任董事长王汉林涉嫌建造师资格造假承揽工程。

  据爆料称,界万在2010年承接江苏镇江八佰伴商场装饰项目和2012年承接江苏无锡新区铂尔曼酒店装饰项目里,王汉林的一级注册建造师证书真实性存疑。

  经过中国建造师网站查询后发现,上述两本证书的确存在,且证书编号等信息内容基本一致,但不同的是,上述证书持有者并非王汉林而是苏州匪石嘉德建筑装饰有限公司的李恒星。⑤

  “挂证”这个行为在法律上明令禁止,同时按《招标投标法》和《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有关规定,即投标人以他人名义投标或者以其他方式弄虚作假骗取中标的,中标无效;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照《招标投标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处罚。

  界万是否真的有“挂证”行为,暂时还不好断言。

  但可以肯定的是,界万这几年的发展十分喜人:

  根据2019年半年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137.96亿元,同比增长26.51%;归母净利润11亿元,同比增长12%;其中二季度实现收入77.4亿元,同比增长32.5%,归母净利润5.1亿元,同比增16.4%,实现扣非净利润10.81亿元,同比增长12.17%。⑥

  界万不断游离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在舞蹈中赚的盆满钵满,但却随着接二连三的涉法违法的新闻和负面消息开始进入人们的审视之中。

  不过,苏轼在《晁错论》中曾这样警告:“天下之患,最不可为者,名为治平无事,而其实有不测之忧。”

  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的界万,或许正处在风暴之中。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中人物为曹黎明),资料来源注:

  ①:马克思 恩格斯,《资本论》。

  ②:10%公司,《界万:总经理曹黎明因个人涉嫌行贿被实施留置调查》,澎湃新闻,2019年10月10 日。

  ③:野马财经,《家装巨头再“暴雷” 界万总经理因行贿被调查》,野马稿王,2019年10月14日。

  ④:综合中国经营报,《江苏前首富朱兴良取保候审 或因行贿季建业被捕》, 陈小向,2015年02月25日。

  ⑤:中金在线,《界万公司董事长王汉林涉嫌建造师证造假》,新浪财经,2019年10月30日。

本文由界万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shiverlight.net/news/2596.shtml

上一篇:职住平衡,距离大湾区还有多远?下一篇:界万:深陷行贿风波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婚庆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界万 0 0 吉康 邦立 同贸 0 尔启 高泰 跃祥 702V 702V 0 白迈 0